六月 29, 2017

班級經營—設身處地

「如果你是我,你是老師;我是你,我是學生。發生了現在你搞出來的這個問題,你要如何處理?」「如果你是他,你會做得比他好嗎?」

這些問題,是我在面臨要處理學生問題時,會對學生問的問題。我會告訴他:「既然問題是你搞出來的,你應該有解決的方法,請你告訴我,我應該怎麼做?」如果我剛好在批改作業,甚至會跟學生說:「你要我花時間來解決你的問題,你要不要來幫我改一下作業?我吃飽處理你的問題就好了?你以為我吃飽撐著?」

我不見得每次都會直接去處理學生問題,而是讓他知道發生問題這件事情,是多麼的令人厭煩。既然身為問題製造者,就得自己想辦法來善後,而不是把問題搞出來,叫老師去處理。老師是多麼的不想幫你處理。

這有點像後設認知,讓學生重新審視一次自己的行為,想出解決的方法。不過這一切只是在演戲,實際上老師最後還是得處理。

學生犯錯,其他的同學來告狀,有時我就會問他:「如果你是他,你會做得比他好嗎?」這只是要讓告狀的學生想一想這位犯錯同學的前因後果,是犯錯的同學真的罪無可赦?還是情有可原?或者對錯難論?

也許有點價值觀錯亂,但我試著讓學生知道從不同的面向來評論一件事情,不給答案,只單純的從不同的角度來討論。有時他們會追問我會怎麼做?我會說:「我應該會怎麼做,但這只是我的做法,每個人不見得會一樣。」

一般牽涉對錯的問題,我大概至少跟他們討論三個面向:法律、道德以及人性。三個衝突面向。我只是盡量客觀,但更客觀一點的說法是在我主觀認知裡的客觀。不過我想「盡量客觀」這件事才是我想要給學生的。

我的班上有個腦性麻痺的學生L,行動不便。三年級時,他常常在走廊的花台玩土和玩水。有時我會訓斥他,有時不理他;有時同學會告狀,有時我處理,有時我不管。那是個新學校、剛接的班級,所以沒人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做?

有一天這個學生請假去門診,我趁機跟其他的學生談一下L的問題。

我說:「你們會覺得L在走廊上玩水和土,我不太想管嗎?」學生都點點頭。

我問:「你們覺得L除了玩這些東西之外,他還可以玩什麼?」

學生回答:「大概也沒什麼可以玩的。」

我:「這就是我處理這件事的重點,L除了這個以外也沒什麼可以玩的,所以我才不太想指責他。雖然這件事情,照規定來說不是很正確,不過不讓他玩,好像也不太對。以後我會看狀況罵罵他,我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不要搞得太髒亂,我們就默許讓他玩,好不好?」

同學們都點點頭。從此,L在走廊玩土、水這件事,依然存在,但它不再是個問題。

這樣的事情,就學校的規定來說是不允許的。對學生來說,為什麼有人可以有特權不遵守學校的規定?對身為導師的我來說,很顯然的並不是把學校的規定放在第一位。這樣會讓學生標準錯亂嗎?根據我的經驗,並不會,而且學生會更有人性一點。

六年級時,L還是我帶的。在上學期的綜合課,我給學生幾天的時間,思考兩個問題:「1.身為L的同學,我希不希望他參加畢業旅行?2.如果我是L,我要不要去畢業旅行?」每個人都要上台發表自己的看法。L是最後一個發表自己想法的人。

做這樣的事,我算是提著頭在冒險。如果L的父母抓狂,我的教師生涯搞不好就很難玩了!我是事後告知L的父母,事前並沒有和他們討論。我賭的是他們的修養以及對我的信任;這都不是我可以掌握的,做這樣的事確實有危險存在,所以真的想仿效,請三思!

做這件事,我想讓班上同學用L的角度思考一下L的想法與行為;我也殘忍的要L去理解這個社會絕對存在著歧見與歧視。而這些也都是我和L的父母一直在討論的事情。我跟他們說,這是難以避免的。我們總是在現實與理想之間拉鋸,我殘忍的希望L理解一下現實。

班上的同學,只有一個女生認為如果L要去,就可以去。其餘的人,不想讓L參加;如果自己是L也不去,原因都是同一個「不想造成別人的困擾」。

這樣的事,收尾是最重要的工作。我一開始就說:「我們其實在做一件錯誤的事情,沒有人可以決定別人的事。不管任何理由,我們都不應該決定別人的事;同樣的,我們也不應該被別人決定自己的事情。所以這件事的重點應該是L要不要去,而不是其他人的想法。同樣的,我找到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叫你不要去畢業旅行,你會高興嗎?」所有人都沉默的搖搖頭。

接著,我問學生:「L做什麼事情,不會造成別人的困擾?」大家一片靜默。「他不管做什麼事,多少都會對身邊的人造成一些困擾,是吧?」「想想看,如果他什麼都不做,身旁的人是不困擾了?還是更困擾?」「走路可能跌倒,所以不走了,其他人會比較輕鬆嗎?」「如果他的想法跟你們一樣,想想看,他可以做什麼?那他未來的能做什麼?那他身邊的人會比較不困擾嗎?」

我只有給問題,沒有給答案。有一個女學生問:「老師!那你的做法呢?你會讓L去嗎?」我回答:「你們會知道的。」

同理心說來很簡單,但是要讓每個人都可以理解是有困難的,要讓每個人都做到更是有難度。不過,試著做做看,或許就會理想近一點。這或許就是老師存在的意義。

 


Posted by tij at 05:22迴響 (0)引用 (0)班級經營

六月 15, 2017

我和我一位特別的學生

一個腦性麻痺的小孩,在一個普通班級內應該如何與同學相處?或者說一個普通班級的學生,應該如何和一個腦性麻痺的小孩相處?不管我們從哪個角度來這都是一個問題。

我們必須教這個學生如何用適切的態度來與一般的同學應對;也應該讓一般的學生能夠了解、體諒,並用適切的態度來對待這樣的同學。適切,究竟應該如何拿捏呢?

重新思考一下這個問題,一個人怎麼和另一個人相處?或許這是一個根本的問題切入點。人與人之間的相處究竟該如何?這包含了我是什麼樣的人,對方是什麼樣的人。

這又會延伸出另外一個更根本的問題,我究竟要不要跟對方相處?簡單的說,世上有這麼多人,我不理你,可以吧?好!有了這樣的結論,那這就是一個完整的句號。完了!除非有一天,老天爺不從我願,讓我們與對方擦出一些莫名其妙的火花,我們才得思考這樣的問題,不然就是這麼了!

如果我要和某人相處,那這問題就來了,一個很錯綜複雜的申論題。永遠沒有是非、黑白、對錯的難題,就一直到關係結束。

如果就一個老師要去經營一個班級,人與人相處這個問題就會永遠存在。有時我們會是一個問題製造者;但不可避免的角色是問題解決者。每一個衝突的存在都是我們經營的契機,但是我相信沒有人會喜歡衝突存在。老師的角色就是這樣的彆扭,我們應該長得瘦,這樣才能在夾縫中求生存。

當我遇到這樣的學生時候,我必須運用什麼樣的策略來幫助這個學生、這個班級?老實說,我第一個考量的點是家長的態度。從同事及第一次的班親會,還有幾次跟家長的接觸,我相信這是一個可以合作愉快的家長。

以教育學生來說,如果老師與家長可以合作協助,這是一件相當良好的事。解決了一個學生初步的教養問題,剩下的就是其他的學生應該如何處理。畢竟班級經營並不是只要處理一個學生,而是一個班級。

一般我剛開始接一個新的班級,會常聽到一句話,隨著我帶的時間越久,這句話聽到的頻率會越來越低。「老師!不公平!」

聽到這句話,我是沒什麼太大的反應。這句話背後的主要意義就是「計較」,那既然要計較,我就會好好的跟同學計較一下。一般我都會平靜的跟學生講:「那我們就認真的來公平一下,為了要公平,以後大家國字都要寫的跟oo一樣漂亮,太差的就重寫;每次大家的數學都要跟xx一樣,九十分就好,差一分就考卷抄一遍好了;……這樣公平了吧?」一般同學都會哀叫:「不要。」我就會問:「那什麼叫公平?你們不是要公平嗎?」我會繼續說:「每個人都不一樣,什麼叫做公平?如果我對你們每個人都一樣,這才叫做不公平。」

我必須讓學生知道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而且彼此都不同,所以我對每個人的要求都不一樣。讓學生了解到彼此都不同,這是第一步,不過接下來還是要得學生願意好好的跟彼此相處,包括跟老師相處。我告訴學生,我們之間的相處方式只有簡單的四個字,互相尊重。

這簡單的四個字要做到,有很多的漫長的路要走。這當中會遇到很多衝突,而每一個衝突都是老師可以切入教育的點。應該感謝這些衝突的存在,但是絕對不可以讓學生覺得我們喜歡這些衝突,不然可能會有處理不完的衝突。

最大的衝突存在的點還是來自於計較。這無可厚非,人總是會比較,比較之後難免會計較。所以讓學生知道彼此是這世上獨特唯一的個體存在之後,就是要想法子讓同學間來消弭彼此間的歧見。每個人有各自不同的生長環境及背景,所以歧見必然會存在。

歧見應該如何消弭?相信每位老師都有各自的方法。我是讓學生去了解每個人都不同,想當然爾,也都會有不同的想法。我們彼此尊重各自的行為及想法。可以對任何人不滿、可以討厭任何人的行為及想法,但是我們可以想一想,如果我是他,我又會怎麼做?能夠做得比他好嗎?

L會去玩沙子、玩水,同學會投訴,我當然也會訓斥。有一次L請病假,到醫院做例行檢查治療時,我就跟班上同學聊了一下。這樣的方式常常會佔用我不少的上課時間,因為我認為這有點像團體諮商,這是我班級經營中重要的一個環節。我們可以一起檢討某位同學得某個行為,可能是好的、可能是不好的。我會告訴他們我為什麼要這樣處理,那同學們應該怎麼回應?有時是雙向的討論,但大部分是我告訴他們我處理行為背後的原因。

我跟同學們說,我知道L會去玩沙子、玩水,我也會罵他,但是通常我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你們覺得為什麼我會這樣做?

學生說,為什麼?

我說,你們覺得他除了玩這個,他還能玩什麼?

幾個學生說,除了這些,他大概什麼都不能玩。

我接著說,他玩這些東西或許不對,可是這些是他有能力玩的當中幾項,我們真的要禁止他玩嗎?你們覺得呢?我是覺得不要太過分,弄到衣服溼了、走廊都是沙子,我看就算了吧!偶爾我還是會罵罵他。這樣可以吧?

學生們大多點點頭,表示同意。

這樣的處理方式,或許有人會認為這對錯標準到底在哪?我承認,對錯可能並不是我最在意的,我也不認為這樣會搞亂學生的價值觀。我認為同理心可以化解歧見造成的傷害,因為歧見本來就應該存在的。歧見可以讓大家存在不同的觀點,如果我們都可以認真的了解一下不同的觀點應該可以擴展自己的視野,所以我想要做的是降低傷害,並不是讓歧見完全消失,這很難。

剛接到L這個班級,我告訴學生應該如何處理同學受傷的問題。當然重點在L受傷或跌倒時,應該如何處理,尤其是老師不在身旁時。

在三年級有一次我牽著他的手在操場邊緣走著,一陣強風把他吹倒,頭撞到柏油路面流血,我抱他到健康中心。護理師一面包紮,一面建議我通知媽媽送醫院檢查。媽媽來看認為並沒有撞到引流管所以沒關係。在我和護理師要求下,她還是送醫院檢查,結果確實沒有影響到引流管。如果再晚個一年發生這樣的事,我會順從媽媽的判斷。當時我確實因為怕出事而低估了一個媽媽對自己小孩的了解。

三下,我們三年級的戶外教學到飛牛牧場。L父母覺得他會影響到同學的行程,所以不想讓他參加。我跟他們說,他會影響到大家這是一件事實,可是總有一天他還是得要去面對這樣的事實;而同學也必須理解他們的同學就是這樣,彼此都要學習成長,所以就讓他去吧。

那天飛牛牧場下著大雨,而W與Z從頭到尾都陪在L的身邊,幫他推著輪椅。回學校後,L說,下雨,好無聊!班上同學就跟他說:「你沒有資格說無聊。他們兩個照顧了你一天,你憑什麼說無聊?」學生跟我說了之後,我把他罵了一頓。這件事,轉告他的父母,他又被罵了一遍。

在三下(2014年)的暑假前,L提早放假到台中榮總開刀。開的是腳踝附近的肌腱,醫生說這樣可以讓他的腳放鬆一些,不會那麼緊繃,方便行走。找了一個他開刀後的週三下午我帶了班上幾個學生去探望他,可以看得出來他很開心。據媽媽說,在我們離開後,他偷偷地掉眼淚。

暑假期間,到媽媽公司去看L的狀況,媽媽說,原本認為開學後可能還要請一陣子的假讓他在家裡復原,當時的狀況應該是可以來得及開學上課。L確實跟著學校的作息一起開學。

四上的前一段時間,L的行走狀況有明顯的改善。後來又回到開刀前情況,當時與媽媽討論我們也不是很清楚原因,只是請媽媽就醫時問問醫生的看法。三年多下來,我大致知道,他的情況就是會反復,時好時壞。當天氣冷的時候,他的整個身體會比較緊繃,走路就會不平穩。

四下有一次L在斜坡上從輪椅上跌下來,學生馬上到教室告訴我,L摔下流了很多血。當下我緊急處理,送到健康中心,護理師說眉毛附近的傷口很大,所以通知媽媽,她將L送到苑裡李綜合醫院。L皮下縫了兩針,表面縫了八針。

事後的檢討,L是坐在輪椅上頭戴著護具,輪椅的安全帶也有繫上,W推他時也是以後退的方式下斜坡,都按照平常我們所演練方式操作,所以應該就真的是無意間發生的意外。傷口應該是護具邊緣與地面相撞擠壓造成的。L父母雖然心疼,但沒有怪罪同學的意思。L也告訴媽媽,不可以怪同學。

當時輪椅的使用是,上課教室距離比較遠;快上課了;或者L的狀況不好,才使用。平常會要求他自己推輪椅或使用拐杖行走,一直以來都是這樣要求。

四升五,原本我要回到三年級接另一屆的學生,因為L的因素,繼續接這一屆的學生。雖然重新編班但是L依然是我的學生。原本不想繼續接的因素是因為不認為學生讓同一個老師教四年是一件好事。但事實就是如此。原本故事到此為止,不過就繼續了!

升上五年級之後,我把該如何處理L受傷或跌倒,又跟班上學生說了一遍。

這時期給我的感受,班上學生對L的態度比以往不友善。而且一向相當照顧他的W並沒有編在同一班。當時有和媽媽討論,或許是因為我常常對L斥責有關。另外的原因是班上有三分之二的學生原本不是我教的,或許對L的狀況會有不太理解的情形。

我利用上課的時機來和同學討論L的狀況,L在與不在我用的方式會稍有不同。不過我試著讓學生來理解L的身體狀況及心態。

我告訴學生,我們都戴著有色眼鏡看這個世界,也很容易給人貼標籤,同樣的別人也會為我們貼標籤。我們不會知道別人為我們貼什麼樣的標籤,除非他們告訴我們;但L的標籤大家都看得見,只要我們有眼睛。這個標籤是老天爺給的,我們就應該順著老天爺看不起他嗎?我覺得我們可以看不起他不守規矩的行為,但我們不能因為他的行動不便而看不起他。沒有人喜歡這樣,但他無法自己選擇。讓我們選擇,誰願意這樣?但L有點過於樂觀的白目,有時確實會引起同學的不滿。

五上,一天早晨,他在地上撿起一支直笛,問了一下:「這是誰的?」沒人回應,他順手就往地上一扔。旁邊的同學就質問他說:「你怎麼可以丟別人的東西?」也有同學馬上跟我告狀。因為接下來不是我的課,所以我並沒有馬上處理這件事。

到了我的課,我就把他往外趕。我叫他滾出教室,打電話叫父母來帶回去,我不教他了。我問他:「為什麼可以丟同學的直笛?」他回答:「我問了是誰的,但沒人回答。」我說:「在教室裡,不是同學的?是誰的?你每個人都問了嗎?平常大家都幫你,你在教室撿到東西不用問清楚嗎?亂七八糟!同學都是白癡嗎?」他不敢講話,臉色轉為驚恐。被我罵了一頓,哭了。我把他的書包往外丟,書本撒落了一地,要把他轟出去。班上同學通通嚇壞了。

後來找了個階梯讓我們兩個一起下,同意讓他繼續上課。我要求他把所有的書本通通撿回來。那個被他丟直笛的同學,第一個衝出來幫他把書本撿回來。他的書本就在班上好幾個同學的幫忙下重新回到他的座位。見到這樣的情形,他哭得更大聲。

我希望他不要被孤立,不狠狠罵他一頓,怕同學心理無法平衡。

這件事,搞到當下有很多人來關注。我沒有多做解釋,因為這無益。

開學一段時間,有一次L在教室內跌倒,又撞到上次撞到的地方。血流了很多,同學馬上幫忙處理。我擔心他被同學孤立是多餘的。叫救護車送醫縫合,這次縫了六公分。事後和父母及同事討論,因為在跌下的瞬間他無法像一般人伸出手來撐,所以才會都是頭部直接撞擊地面,也因此造成眉毛附近嚴重的撕裂傷。

學期中,媽媽說:「醫生說,L需要再開一次刀。老師,有沒有認識長庚的醫生?」了解之後,因為長庚使用的技術與其它醫院不同,開完刀不需要上石膏,可以避免因為上石膏固定時間過長造成肌肉萎縮,日後再復健的問題。

2016.1.21跟著L、其父母和幫忙找醫生的阿姨一起到長庚門診。一方面請阿姨幫忙,不好意思讓她自己跟著去;一方面,我也想了解究竟在學校方面還可以做什麼?自己以往的想法及做法究竟對不對?

在兩位醫生的診斷下,他們認為L的狀況維持的不錯,這與他自己平時的練習與父親每日的拉筋都有關係。我的做法大致上也沒什麼問題。長期來說,就是要靠他自己的努力及造化了。

醫生也認為開刀對於他大腿內側肌腱的張力過大是有改善作用,不過自己的練習依然不可少,也確定開完刀三天內就可以出院。媽媽有提及三年級時在台中榮總開刀,發生過敏的現象,醫生要求附上檢驗報告。

醫生建議可以盡快開刀,他的刀最快可以排在三月初。父母覺得暑假開刀比較不會影響到上課,所以後來預約了下次門診時間,來排定暑假開刀的時間。

開完刀,媽媽傳訊息給我,一切順利。

六上開學後,發現L的狀況改善的並不明顯,與其父母討論,剛開始是有改善,但當時的狀況就是比較差。他的狀況就是會有起伏,有時變化蠻大的。

六年級L的狀況,我們認為應該與身高、體重的增加有關,在行走上反而比以往不穩定。我的態度是,只要他的身體狀況與天氣狀況允許,就強迫他一定要拿著輔具或推著輪椅走路。最近更積極的要求他獨自去上小號,大號還是會有人幫忙帶去及脫褲子(上大號脫褲子這件事通常是我做)。

對六年級的學生,畢業旅行是件重要的事。L想去。在六上我利用綜合課讓班上同學討論這件事,你想不想讓L參加畢業旅行?如果你是L,你要不要參加畢業旅行?我給學生一天的思考時間,然後讓每個學生上台發表這兩個問題的答案。除了一個女同學想要L參加畢業旅行,其餘的人,通通不想讓他參加,原因也都很一致,因為他會造成大家的困擾。

大家的顧慮都是對的,他一定會造成一定程度的麻煩。我跟L說:「同學說的都是事實,是吧?」他點點頭。我接著對大家說:「你們說的都沒有錯。可是我們都做錯了一件事,沒有人有資格去決定別人可不可以做什麼事。是吧?」「換個想法,如果L不希望造成別人的困擾而不去做事,他現在能做什麼事?而這樣子,他周遭的人會不會更麻煩?我們都知道他很白目,我覺得他是有時樂觀的過了頭。但是如果你們像他這個樣子,誰可以像他這樣笑?你笑得出來嗎?難道他就應該哭嗎?其實我們是應該佩服他的勇敢,他如果不這樣他的人生要怎麼過?再來他這輩子就是註定一定要造成某些人的困擾,這是他的錯嗎?」

學生問我:「那老師你要讓他去嗎?」我回答:「我有我的想法與作法,你們會知道的。」

我把整件事情告訴L的媽媽,她說:「L回家時有說。他說,平常Y對他很兇,但是她是唯一一個支持他去的。」我說:「我還是認為應該給他去,既然他想去。」

六下,開期初iep時,校長問起畢業旅行這件事。我告知校長及與會的主任,上學期我們班上討論過這件事,除了一位同學外,其餘的人都不希望L去畢業旅行。校長問:「那L的意思呢?」我回答:「他想去!」校長:「他如果要去,我想就讓家長陪同一起去吧!」我說:「這些事情,我都和L父母說過。原則上,我告訴他們,讓他自己參加,他們也可以放一天假。自從有了L,他們有離開過他嗎?我說,他總有一天得自己去面對這個世界,就賭賭看,我會注意的。」主任說:「同學不是不希望他去嗎?」我說:「我跟他們說:『你們有你們的看法及做法,我也有我的。』他們都靜靜的不敢說什麼。」

我們還沒舉辦畢業旅行,目前預計就是照我的計劃實行。

 

L有時必須到慈濟醫院施打肉毒桿菌放鬆他的肌肉,期程我就不太清楚,只有准假。

 

在學業表現上,對於國語的理解稍弱,不過大體上是應該可以跟得上一般的進度。平常在李老師補習班補習。但國字的字體與數學上的作圖,我並不會要求,媽媽要求的比我嚴格。隨著他當時的身體狀況,工整度有明顯的落差。

L是個樂觀的孩子,父母對他的付出是毋庸置疑的。父母很願意與學校、老師協助來幫助L可以有更好的學習與成長。以後就麻煩國中師長給予協助。

 

20170612

L安全的參加了整個畢業旅行。在義大遊樂世界時,跌倒了幾次但在吳媽媽和學校老師的幫忙,有驚無險的度過。當晚住宿在走馬瀨農場,和班上三個手球隊的同學一起住。本來預計是由我來幫他盥洗,後來想想讓這三個同學來協助。他們第二天告訴我,他們也會覺得不好意思,所以就把浴缸裝滿水,把他放進去,讓他自己洗,好了之後再把他撈起來。我覺得大家高興就好。感覺整個過程L是蠻高興的。同學們又更了解他究竟有多不方便,我覺得這樣不錯。六月十五日,他就要畢業了。

 


Posted by tij at 10:00迴響 (1)引用 (0)教育

緣起緣滅

我們相逢在緣起之時,離別在緣盡之際。

如果保持我的初衷,或許就不會有太多的傷感。

以前就這樣告訴過身邊的人,留下來的才是好的,走的就走了!

走進教育是我一生的志願,或許我對她的期望高過了自己能夠承擔的極限;也或許到處飄蕩是我無言的抗議;也或許只是我不安的靈魂宣洩的方式。

無意引起任何無謂的紛爭,只是看不慣自己熱愛的教育被糟蹋。

年近半百,兒女稚嫩,是該多為家庭思考。沒必要每天在壓力中開車上班。

我的學生們,我們一起從華龍畢業。有緣就會再相聚,不必強求,我們都只是彼此的過客。希望我沒給你帶來任何的不悅。

送給你們一本超齡的書,希望有一天你們可以看得懂。

如同我告訴你們的,試著去看看、去了解每件事情背後的原因及內含真正的意義。試著從哲學的面向來看事情,會有不一樣的解讀。

心理的成長會比生理的成長來得艱辛難熬,但我們每個人都必須經歷。而在我們成為聖人或死人之前,這個成長會一直在持續中。

試著和自己對話,試著當自己的Demian,試著讓自己成長。

共勉之!

給彼此在乎的人,有你們真好!


Posted by tij at 10:00迴響 (0)引用 (0)一般

六月 14, 2017

班級經營—不一樣

「老師!不公平!」這是在面對學生時很容易聽到的一句話。不過在我教過一年左右的班級,很少聽到這句話。

通常在聽到這句話之後,我都會好好的跟學生談一下公平。

我們班以後考試,數學每個人都和A一樣,考95分;國語就跟B一樣,考98分;一百公尺賽跑就和C一樣,跑14秒;寫字就跟D一樣工整;……這樣就公平了!

我會讓學生知道每個人都不一樣,所以我對每個人的要求也不一樣。如果我對每個人都一樣,那才是不公平。

我會問學生一些問題,讓他們理解不一樣使世界變得更完美。

我跟學生說:「如果每個人都長得一樣,想一下那有沒有很恐怖?走到哪裡都像在照鏡子。」

「如果每個人想法都一樣,你在想什麼別人都知道,這樣有趣嗎?下一秒你要做什麼,其他人都知道了,這還有什麼樂趣?」

「每個人喜歡的人都一樣,那豈不是天下大亂?所有的人通通喜歡同一個人,那有沒有很恐怖?」

要讓學生理解這樣的事情時,淺顯易懂,是我掌握的重點。跟他們講大道理要從小故事來,有時我就利用他們之間的發生的事情來跟他們「洗腦」。這樣他們的感受會更深,因為貼近他們的生活經驗。

如果學生接受了每個人都不一樣,接下來會比較容易一些。不過這個過程,就像人家說的鐘擺效應,來來回回。既然每個人都不一樣,表示彼此的行為與觀念會有落差,那應該如何相處?兩個字「尊重」。人與人之間必須彼此尊重。這點對老師來說是一項考驗。

講尊重這件事,老師一定要把自己的位置拉到和學生一樣高。老師做錯事,該道歉就一定要道歉。瞎掰及硬扯,學生一定會知道,無形之中還是給了學生不正確的觀念。他們還是會認為「因為你是老師,所以就這樣。」那學生就會認為老師是玩假的。這種表面上看不出來的行為,必須從老師做起,尊重學生,再來要求學生彼此尊重。

老師一定會遇到學生沒有交作業。不管學生的理由有多麼的荒謬,在同一個學生的前幾次我都會選擇相信他。也曾經有遇過其他學生質疑這個同學的理由荒謬,我會告訴質疑的學生:「你不是他,所以你無法判斷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有沒有辦法寫作業。同樣的,我也無法判斷,但我會相信他。每個人都希望自己被別人相信,是吧?」「還是你們喜歡被懷疑?喜歡被懷疑的舉手?」我會接著說:「我們既然都喜歡被信任,那大家就要要求自己做到被信任的水準。不要欺騙任何人,沒有人喜歡被欺騙。」「喜歡被欺騙的舉手?」

學生會打電話、或事先、或請家長跟我說,他因什麼原因沒辦法完成作業。遇到這樣的情形,我會在班上說也會跟家長說,自己的身體狀況或家裡臨時有事,這當事人自己最清楚,所以只要自己跟我說就可以。沒寫的作業,找時間補上就好。

遇到說謊多次的學生,怎麼辦?如果真的一犯再犯,我會找機會一次就讓他很難看。絕不手軟!而且我會告訴他:「給你這麼多次機會,老師是希望你可以自己慢慢的把壞習慣改掉,我是相信你會自己改正。老師並不是笨蛋,只是我覺得大家都需要面子,所以我不想讓你難看。既然你自己都不要面子,那只好給你難看。」

這樣的做法,一定會有被學生騙的時候。我有幾個想法:第一、我們應該給學生被相信的機會;第二、讓學生學習自律;第三、讓學生學會對自己的作業負責;第四、讓學生知道每個人都是有差異的;第五、人都會偷懶,一、兩次應該可以被接受。最後,或許可以說我天真,但我還是相信人是可以被信任的,所以我必須給學生被信任的機會,而且希望他們真的可以被信任。

如果我們是以防賊的方式來要求學生,充其量他只是能做到一個好賊的標準。而防賊,要怎麼要求學生尊重?簡言之,誰會跟賊談尊重?

我會以正人君子來看待我的學生,但我還是允許他們犯錯,因為他們是學生。

 


Posted by tij at 08:00迴響 (0)引用 (0)班級經營

六月 13, 2017

班級經營—學生爭執怎麼辦?

危機就是轉機!學生有爭執就是教育最好介入的時候,不然老師要做什麼?

學生吵架,怎麼辦?我喜歡學生吵架。這表示他們很認真在溝通,但很顯然的有溝沒有通。我們只要把它通一通就好。既然是通水溝,就要根據水溝的大小以及阻塞物的性質,來判斷我們應該要用什麼工具來通。但因為本人的工具箱不大,所以大部分的時候只能依靠我木訥的拙舌來幫他們排解紛爭。

在處理這一類的問題,最高指導原則是,必須站在他們的立場來處理問題。例如:如果他們覺得吵架的爭執點很重要,所以他們才會吵。那通常我都會跟他們說:「我也覺得很重要,那麻煩你們繼續吵到四點。麻煩請繼續!」人是一種奇怪的動物,或許該說小學生這種人是一種奇怪的動物。當這樣的話語從我的嘴巴流出之後,他們不吵了。不吵之後,問題還沒解決。他們沒問題了,換老師有問題了。「你們剛剛吵成這個樣子,現在哪能說沒事就沒事?去給我找到一個你們兩個都可以接受的解決方法,再來告訴我。」我通常會這樣說。我們要相信學生有自己解決紛爭的能力,我們只要確定他們解決的方法是合理而且可以被接受的,這樣就好。心情好一點的時候,就早一點接受他們提出的方法。老師我被惹毛了,就多折騰他們幾次。惹到他們受不了了,大概就沒力氣吵了。我們的耳根子也會比較清靜。

剛開始其他的同學,都會覺得很好玩,所以就會圍著觀戰,邊看邊笑。處理學生問題時,沒有一定的準則,有時這些圍觀的人也會被我抓來教訓一番。

過一陣子後,班上的學生紛爭會變少。這時再有紛爭,我大概就是說:「你們要自己處理?還是我處理?」很少有學生希望我處理的,而且他們也很快的就自我了斷了。

之後,在我的班級,學生拌嘴是常有的事,但吵架就越來越少了。

 

學生打架,怎麼辦?打架的類型有很多種,再加上家長的態度,處理的方式可能有上千種。如果雙方家長是自己可以搞定的,我通常就是掄起兩支粗大的棍子,跟他們說:「拿去打!我打電話叫兩輛救護車來,在旁邊等著。最好是一個被打死了,一個被抓去關。這樣我每天作業少改兩本,多好?」我是沒跟他們說,我也會被抓去關。幸運的是,還沒遇過有種敢伸手出來拿棍子的學生。

舉一個例子:

在我剛到一間新的學校,第一個接的三年級班級,有兩個學生G和Q打架。叫過來問清楚過程之後,把他們兩個都罵了一頓:「回去跟父母說清楚,明天來跟我說,他們怎麼說?」

第二天我利用上課時間,問這兩個學生,家裡的人怎麼說。G說:「我爸爸說要把我打死!」Q說:「我爸爸說,下次同學再這樣就把他打死!」我問Q:「你有老實的將事情的經過跟你爸爸說嗎?」他一臉驚慌,支支吾吾的說:「沒有!」我說:「再給你一次機會,回家跟你爸爸把事情經過說清楚,明天再來跟我說,你爸爸怎麼說?」

第三天我再度利用上課時間問Q:「你昨天有把完整的事情經過跟你爸爸說清楚嗎?」他說:「有!」我再問:「你爸爸怎麼說?」Q回答:「我爸爸說,下次再這樣就要把我打死!」

這個過程的轉變就是為什麼我要在全班一起上課的時候問。我要讓全班都知道,有沒有對家長說出事情的全貌,會有什麼不一樣的結果。

還有一些點是我想要知道的:第一,學生會不會真的說清楚;第二,父母的態度;第三,家中有沒有其他管事的人,以及他們的態度如何?像上面這兩個學生,家長反應的態度就會讓我放心大膽的去教他們。

而另一方面,必須趁這個機會教一下班上其他的學生,引導讓他們可以說實話。不管在什麼樣的情形下,他們都願意將事情原原本本的說清楚。

 

處理學生的紛爭,在我的原則,最重要的不是解決紛爭,而是如何讓紛爭的雙方可以藉此增進彼此的感情?如果重點放在處理紛爭,可能紛爭是處理了,而他們之間的同學情誼也完蛋了!這對班級經營來說不是一件好事。該如何拿捏?確實不太容易。

 


Posted by tij at 08:00迴響 (0)引用 (0)班級經營

六月 12, 2017

班級經營—中心思想

余致力於國民義務教育凡二十餘年,積二十餘年之經驗,深知欲達此目的,必須聯合家長及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人們,共同奮鬥。……

如果要為埋葬教育來寫一篇感人肺腑的遺言,想必在下應該是可以藉著仿寫來賺人熱淚。這或許該怪以前背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死人話語;也或許該怪以前聯考的作文八股教育;也或許該怪在下的文筆太好。哈哈!

首先應該要聲明,我確定是熱愛教育的,但我討厭表面功夫的教育。所以不用過多聯想,我在做這些事情是為了某種特定的因素。如果真的有,我想我就是韓愈說的「好為人師」的那種人。

當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時,遇到挫折怎麼辦?這很簡單,想想薪水就好了。沒必要跟自己的薪水過不去,我不是陶淵明,為了五斗米我一定折腰。現在的教育環境,不管是學校行政或家長和社會氛圍,對想認真教育的老師並不友善。當不管在哪方面被修理的時候,回家數數鈔票,安慰一下自己就好。當然如果我的口袋夠深,我可能會比陶淵明灑脫,但沒有。確立好自己只是要當個凡人,不是想當聖人,這樣會活的久一點。不然很容易變成革命先烈,很顯然的,他們已經死在沙灘上了。那樣很多自己想堅持的,就堅持不了了,死人還能有什麼堅持?

第一件事,必須告訴自己,教的是自己的學生。當然每個人對於「自己的學生」的定義也不盡相同,理想化、浪漫一點的定義,幾乎是自己的小孩,大概是這樣的定義。有了基本的思想,根據這個簡單的信念,就可以做很多簡單的事。

第二件事,必須告訴自己,教的是別人的小孩。所有的學生都是他媽生,他爸養的,老師要介入多深,請尊重生養他的父母。如果人家的父母不相信我們,那恭喜,我們薪資的投資報酬算高。因為對於這個學生,我們只要做我們該做的。如果對教育還懷有一點點希望,請相信我,我們想做的會比該做的多很多。如果人家的父母信任我們,那恭喜,我們會比較接近我們想做的;但不幸的是,薪水會比較難賺。最不幸的,萬一家長十分信任,那上班的時間可能會長到沒有下班的時候。

第三件事,盡可能的給學生最大的自由度,並且相信他們有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給學生自由的同時,一定要告訴他們,彼此尊重以及對自己負責。但是要記住他們是學生,可以告訴他們有很好的能力來達到這樣的境界,不過他們做不到時,不要對自己或他們感到氣餒,他們是學生。給他們一百分的目標,做到六十分時,鼓勵或責備並且告訴他們,哪些是做得好的,而那些是需要再改進的。慢慢的他們會漸漸接近我們想要的目標。運用鼓勵或責備的方式,該在什麼樣的時機點呢?這我大概都是憑經驗、憑感覺,氛圍是快樂的,罵幾句而且又說得出一番大道理,學生應該接受度會高一點;氛圍低迷,鼓勵幾句,也說了一番大道理,學生應該也會高興一點。但是這種澆冷水或炒冷飯,就看各位的功力,如何讓學生心甘情願的被念,分寸拿捏很重要。

彼此尊重這件事,老師必須把自己擺在和學生同等的地位上來談。這是要和學生談彼此尊重的重要關鍵。不過實際上,還是要將他們視為學生,所以他們犯錯是必然的。老師在角色上必須搞清楚,不然目標不容易達成。

對自己負責,這件事是最難教的。最大的阻力是家長,「他們這個年紀能夠負什麼樣的責任?」這樣的質疑是一定有的。我們習慣給學生一個安全的環境,而不是告訴他應該注意環境中有哪些不安全的地方或行為。從很小我們就在為他們的安全負責,而不是教他們為自己的安全負責。沒錯!年紀小確實是個問題!但請告訴我,什麼時候叫做年紀大?在讓學生自主前,這是一定要要求的,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如果家長那關真的過不了,那就調整自己吧!薪水準時入賬比較重要。

第四件事,請認清行政支援教學只是口號。根據筆者的經驗,願意將自身教學經驗與教學現場的老師分享的行政人員真的不多;願意花時間、力氣幫忙處理學生問題的更少。但是如果遇到願意幫忙的,也得小心會不會越幫越忙?對於那些一心認為當校長才是王道的人,他的教學生涯到底花多少時間來處理學生問題是值得懷疑的。尤其是近十多年來,校長遴選制度改變,很多人教書十多年就當了校長,扣掉行政的資歷,他有多少的時間用來班級經營?根本沒帶過班的就更不用說了。

第五件事,做事與違法有時只是一線之隔。動輒得咎,蠻能貼切形容目前老師的處境。社會氛圍要求老師必須要有聖人般的情操,但卻像防賊一般的法條來規範老師。邏輯跟這些高官是說不通的。個人是覺得,既然是防賊就把我當賊,不要叫我做聖人。做事要小心,有時要警惕自己,不做事就不會出事。反正長官喜歡的是成果報告,這個做漂亮一點,大家都好過。做事真的要小心!不做事就沒事!

第六件事,老師常常要當一個演員。有時要博學多聞;有時要歇斯底里像個瘋子;有時要無理取鬧,分明是個無賴;有時要嘮嘮叨叨,像個錄音機;……。要依據學生的狀況,以及自己專業的判斷,隨時改變自己的角色,應付所有的問題。

第七件事,堅持自己的信念,認真的做下去!如果要堅持,就認真做,遇到困難就去突破。做個對得起自己的老師!每個人的信念不同,沒有對與錯,本來每個人都不同。不同的人,不同的信念,絕對可以教出不同但卻同樣優秀人才。

班級經營,要不要做?怎麼做?在不同的老師,不同的班級,應該會有不同的做法。如果家長願意相信老師、社會願意支持、學校行政達到後援的效果,這才會真的是彼此的福氣,才會讓教育是教育。

後記:

在我連續寫了幾篇類似的文章之後,我反省自己應該是「人性本善」的實踐者。雖然我提出過「人性本賤」論。但是在所有的學生問題的處理過程,不管是對學生或其他的人,我都相信人性是善良的。這過程當中當然是有受傷害的可能,因為自己的太天真。可是如果我的態度是人性是兇險的,我又怎麼能告訴我的學生這世界是光明?大部分的人是可愛、善良的呢?怎麼要求他們去做良善的事?怎麼會有善的循環呢?就如同我向學生說的:「這世界有壞人,但是好人還是比壞人多。不然人怎麼活下去?我們不能選擇別人對我們的方式,但是我們可以選擇要用什麼方式來對待別人。」這就是我為什麼我會如此頑固的原因。如果,我還在教育的這條路上,這應該還會是我想要的態度。

 


Posted by tij at 07:28迴響 (0)引用 (0)班級經營

三月 27, 2017

女兒的名字

名字對我來講本來就不是件重要的事。看著你的命盤,我卻開始陷入深思,到底應該給個什麼樣的名字?雖然只是要決定最後一個字。

思索討論了數日,起了個「寧」字。跟老師討論的結果,這個字的筆劃搭配起來不好;而且這跟心性並不吻合,這單單只是我對你的期望。

找著網上的唐詩、宋詞及字典,期待找到一個更合宜的字。所謂書到用時方恨少,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後來找了「弦」字。

人貴自知,期待你可以了解自己的性急、衝勁。認識自己的性格,而能運用得當,創造自己的人生。

弦的張力來自弓的彈性,希望在認真急切的態度下,仍可以保有待人處事的彈性。

箭在弦上。蓄勢待發,能夠做好準備,涵養自己,勇敢、自信的往自己的目標前進。

弦也表音律,希望可以欣賞音律,為自己的人生譜一曲美麗樂章。也希望將來統領大眾時,能注重各部的和諧,不致荒腔走板。而人際的溝通上,也可以清楚辨別人們的弦外之音。

慾望是把兩面刃,你有前進的衝勁,希望你記得,你的衝勁永遠都還要保有背後的彈性。需要給我們滿足;想要給我們進步。但想要是在合情、合理、不傷人的情形下才是合理的慾望,相信你的智慧可以幫你找到絕佳的平衡點。

希望你保有自信,不放肆而妄為。充實自己、掌握你的優點,開創自己的人生。

孩子!看著你的命盤,有愧對老天之憾,將來你或許會知道我為何如此說。我會有所改變,人生總在得失之間成長。我得到了,也意味著我將失去一些。只求我們都可以保有這來之不易的親情。

孩子!你比父母都還要優秀,你的人生會是相當燦爛輝煌的。徬徨的時候,你只要靜下心來,找到自己的自信,你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你的一生會遇到很多貴人,而有機會時也要成為別人的貴人。

給端午報到的女兒,蔡知弦。

 


Posted by tij at 09:25迴響 (0)引用 (0)一般

元月 13, 2017

觀課

Posted by tij at 11:16迴響 (0)引用 (0)觀課

八月 24, 2016

做菜

你會做菜?能吃嗎?這是聽聞我會做菜之後,人們接著常提的兩個問題。一個相當明確的句號,可以引來兩個問號,這算是拋磚引玉嗎?

也不曉得,這算不算是個特殊才能?與不少朋友分享過,幾個不同的食材,個別吃過之後,在我腦海裡,就可以組合成他們混合煮在一塊的味道。就我自個兒的經驗,沒有多大的差異。

從很小就試著煮飯、做菜,後來因為家庭的因素,也有不得不要下廚煮飯的時候。但有兩個人很少讓我下廚,外婆和媽媽。外婆是個很傳統的女性,廚房的事情,她一丁點都不讓我做。簡單的原因,那是女人的工作。而媽媽除了壓迫性骨折的那段時間以外,她也不太讓我做菜,廚房似乎是她的領地,不太習慣我進入。

和我個人的習慣很有關係吧?我總是會追根究柢想要了解事物的原貌,或最原始的樣子是什麼。對於食材,我也會設法知道他最原始的樣貌究竟如何,然後我再來思考該如何運用。

有幾個蠻自豪的作品,韭菜煎蛋、炒雞肉、蜆湯稀飯。當然這都是自己想出來的,包含主要食材與配料及烹煮的方法。前兩樣或許簡單,不過吃過的都說棒。而蜆湯稀飯,只有母親與我嘗過。當時母親正因為壓迫性骨折臥病在床,我才想出這一道營養的料理來。也許真的有幫助,醫生說媽媽的復原速度確實很快。當然因為與蜆產地(西港)的結識,才會衍生出這粥品來。更覺得驕傲的是,連當地人都說沒吃過這樣的東西。過程是有點繁複,所以與他們分享,也沒幾人有興趣試試。到頭來這粥品可能就只是蔡家的私房料理。

麵食是我一直不敢嘗試的領域,因為對麵粉的特性不熟悉。雖然有朋友是這方面的專家,也有請教過,不過沒有實際操作的經驗,一直未敢嘗試。直到小玉在我家包了水餃,才開啟了我的麵食經驗。至今做了失敗的蔥油餅,奇形怪狀的韭菜盒子,不過總比外面便宜、好吃。我也會繼續挑戰這方面的食物,水餃、包子、饅頭……都是未來的目標。

跟小玉討論做菜的經驗,我們竟然有一個共同的嗜好。就是打開冰箱,用現有的食材做出一桌料理來。這蠻有趣的!以前爸媽忙著工作,到了吃飯時間,就是得想辦法用家裡現有的材料弄出一些吃的來。這種食物比山珍海味來得可口,因為當下正餓著呢!一直深信,可以感動人的絕對是最簡單的料理,而不是花大把銀子換來的珍饈美味。當然偶爾來點珍貴的食材料理,確實也蠻吸引人的。不過總是家常料理最能令人感動!

當導師,帶領一個班級,某些程度有點像做菜。必須清楚每個小孩的特質,來選擇一個適合的烹飪方式,加上適當的調味料,變成一道道美味的料理。把人比喻成食材確實有點不恰當,因為不確定的因素太多,人不是一個簡單的一元方程式,固定的材料進去變成固定的成品出來。不過跟做菜一樣,如果無法了解學生的特質,再多的方法都不容易達到一開始想要達成的目標。而且也必須讓學生了解自己的特質,因為他們也必須把自己做成菜端上桌。

當導師,學生不是我可以選擇的,所以不可能為了一道名貴的料理,去尋找珍貴的食材。只能用現有的食材,做成一道道相對珍貴的料理。需要哪些佐料?什麼樣的火候?使用什麼樣的鍋具?都要有專業的判斷。當然另外一個不確定因素是家長,相較於老師的角色,家長有更具影響力的不客觀性。簡單的說,很少有家長願意正視自己小孩的優點與缺點。這難以避免,也無可厚非。

未上小學,就開始學下象棋,每一盤棋也像做菜。年紀漸增,我更加熟悉每個旗子的特性,遇到不同的對手時,端上的菜餚也越來越多樣化。哪怕是不起眼的小兵,重要的時刻他就是菜餚中最亮眼的主角。不過在這複雜、詭譎多變得棋局中,我是唯一且獨裁的指揮者,不需要任何人的建議,不擇手段,只為了獲取最終的勝利。所有的棋子都是我的傀儡、籌碼,任由我擺佈,只為了我個人的勝利。這跟做菜與教學有顯著的不同。做菜還得取悅餐桌上的人;教學要獲得的是學生的在人生旅程中的一連串的成功歷程,並不是個人的成就。

如果領導者想要端上一桌好菜,應該對於自己擁有的食材要有相當程度的了解。但現在有多少個這樣的好廚師?是做菜呢?還是教學呢?還是只為了一盤好棋?或者根本連要做什麼都不知道?

 


Posted by tij at 13:42迴響 (0)引用 (0)一般

六月 08, 2016

104下學期觀課記錄

Posted by tij at 10:18迴響 (0)引用 (0)觀課

三月 15, 2016

三月 02, 2016

黃鸝


Posted by tij at 07:57迴響 (1)引用 (0)一般

二月 28, 2016

數理應該怎麼念?

日前到學生家和家長聊天,媽媽提到學生的姐姐在國二,理化念的不好。

回想起我在國二時,就是因為理化一科,讓我和第二名之間保持一定的分數差距。

而從我念師院時兼家教,以及任教後幫助一些同事、朋友的小孩念數理科目的經驗。個人認為「全閱讀」是個相當重要的讀書方法。

曾經遇過幾個,題目做了相當多,平常考試分數也不錯。到了國三,開始模擬考了,數理的學科成績只能用一個「慘」字形容。

在了解狀況之後的第一件事,我通常是要學生去把課本找出來。絕大部分的狀況是課本已經不見了,因為學校都用講義,課本連上都沒上過,丟了!

常說現在的課本編的很爛,但是再怎麼爛都比講義強。放棄課本,而就講義,在個人的觀點是本末倒置。

講義,不管是老師編的或是出版社編的,最大的特點就是條理分明,重點都相當的清楚。而對學生而言,這就是最大的致命傷。課本裡有很多非重點的廢話,而這些廢話的作用是讓每個重點扯上關係,這對學生的學習理解很重要。

對於學生的學習而言,重點清楚,短時間可能有助於學習。可是重點之間的關係,會幫助學生架構起比較穩固的學科知識。一條條的重點,就只是一條條,我們必須幫助學生把知識的網織起來。而這點課本做得比講義好很多。

以浮力為例:

通常我會問學生:「什麼叫做浮力?」

支支吾吾說不清楚的佔大多數,我會要求把課本看完再回答我的問題。

有人會跟回答:「浮力是體積乘以密度。」這看似是對的,這符合科學的本質「似真的」。這樣的答案並不是我要的。

我會再問:「從課本裡找出它最原始的定義是什麼?」

我要的答案是:浮力是物體在液體中減少的重量。(國中生的要求大概就這樣。)他們如果說浮力是物體在水中減少的重量,我會將水修正為液體。

再進一步,物體在液體中減少的重量等於物體在水中排開液體的重量,所以我們就會得到一個數學公式:物體受到的浮力=物體在液體中的體積×液體的密度。

必須讓學生清楚的了解一個觀念的文字敘述,再佐以數學公式,這樣才不致於牛頭對到馬嘴。

質量也是體積乘以密度,但是兩者之間的體積與密度並不相同。而且質量是一個純量,而浮力是一個向量。

但有一些基本的觀念並不一定的就真的容易理解,這時候只能要學生背,但需要背的東西並不是很多。比如說,什麼叫做質量?質量是物體中所含物質的量。如果就在文字間琢磨,很快的學生就昏倒了,老師也會接著中風。這就背吧!

數學也一樣,並需讓學生理解每個符號的意義,每個數學公式的文字敘述。再觀念清楚之後,再來做每個觀念間的橫向連結,這樣才會讓他們建構起比較完整的知識架構,也才會有助於長期記憶的形成。

當然每個老師有不同的教學方法;每個學生也有其知識架構的方式,只是個人覺得full reading就如同full food,我們可以吸收到完整的營養。

而觀念真的理解了,題目要不要做是看個人。以往我念書時,多少會做一些不同類型的題目,同類型的並不是很有興趣一直反覆練習。但是有沒有認真做題目,確實會影響到作答的速度。這就各自取捨吧!

 


Posted by tij at 08:21迴響 (0)引用 (0)教育

元月 15, 2016

元月 04, 2016

黃鸝

小時候琅琅上口的歌謠,當中的主角,在校園裡出現了很多次。一開始是柏賢告訴我,我還不相信。

今天又在無意間被我遇上了,剛好手中有望遠鏡頭的單眼,就拍下來了。

技術還是需要加強,期待下次會更好。


Posted by tij at 22:01迴響 (0)引用 (0)教育
1 2 3 4 5 6  下一頁»

Powered by LifeType. Design by colacc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