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28, 2019

親密暴力的危險地帶:從聯合國報告看台灣性別暴力現況(專題報導分享)

親密暴力的危險地帶:從聯合國報告看台灣性別暴力現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親密伴侶和家內謀殺為性別暴力指標」研究發現2017年全球有87,000名女性遭到故意殺害。其中,約有58%的女性是死於親密伴侶或家庭成員的手中,換句話說,平均每天有137名婦女或女童遭到他們的熟識者殺害。 

文:卓雅苹(法務部司法官學院犯罪防治研究中心副研究員,國立中正大學犯罪學博士)

女性受暴被害問題,近年在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The Convention on the Elimination of all Forms of Discrimination Against Women,簡稱CEDAW) 、「#MeToo」運動、親密暴力等新聞事件中,備受關注。

為此,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United Nations Office on Drugs and Crime,簡稱UNODC)於2018年11月25日「消除對婦女暴力國際日」(International Day for the Elimination of Violence against Women)公布全球報告,呼籲各國政府應重視各種形式的性別暴力,並進行統計數據的蒐集,規劃以實證為基礎的政策,來推進防治性別暴力的刑事政策。

全球有87000名遭故意殺害的女性,逾半數遭到親密伴侶或家人殺害

「謀殺」是對女性施暴形式中,最極端的致命性手段,值得注意的是,其成因常與性別歧視或虐待有關。UNODC自國際統計系統,檢視謀殺案件中的被害者性別特質,數據顯示絕大多數的男性仍是主要的謀殺被害者(約80%,參圖一)。

螢幕快照_2019-01-08_上午10_50_38
Photo Credit: UNODC . (2018)圖一:全球謀殺被害者男約八成,但性別歧視下的女性遭殺者眾

但如深入檢視女性被殺害的資料,並以「親密伴侶和家內謀殺為性別暴力指標」進行分析,研究發現2017年全球有87,000名女性遭到故意殺害。其中,約有58%的女性是死於親密伴侶或家庭成員的手中(圖二),換句話說,平均每天有137名婦女或女童遭到他們的熟識者殺害,而這些親密伴侶或家人卻是她們所渴望信賴的人。

螢幕快照_2019-01-08_上午10_50_51
Photo Credit: UNODC . (2018)圖二:全球有58%的女性遭受親密伴侶或家人殺害

另外,相較於2012年有約48,000人,佔所有女性遭殺害人數47%,2017年有約58%的婦女或女童死在親密伴侶或家人手下,數據似有攀升趨勢。

如將女性在親密伴侶和家內謀殺的狀況進行國際比較(圖三),從女性被害人數來看,以亞洲最高(20,000),非洲次之(19,000),接續為美國(8,000)、歐洲(3,000)和大洋洲(300);但如從每10萬女性人口進行分析,則以非洲最高(3.1),美國次之(1.6),接續為大洋洲(1.3)、亞洲(0.9)、歐洲(0.7)。

這些數據顯示,雖然在全球謀殺案件中,男性是主要的多數被害者,但在性別刻板化與性平議題下,無論是貧窮/富裕、已開發/開發中國家,每年有總數5萬餘名女性,遭受她們現任或前任伴侶、父母、手足和其他家庭成員的殺害,只因為她們是「女性」。

 
螢幕快照_2019-01-08_上午10_57_43
Photo Credit: UNODC . (2018)圖三:全球女性遭受親密伴侶或家人殺害的國際比較
防治性別暴力的國際政策回應

以親密暴力來說,女性遭伴侶殺害前,通常有長期的受暴史,地方政府、國家單位及國際機構,需要致力於防治女性受暴,乃至被殺害等慘劇。在國際層面,刑事政策著重立法與嚴刑懲罰,刑事政策以外的回應,則以婦女人權為基礎,強調減少女性受暴的政策及實務措施,如:推動修法變革、早期介入、多元網絡單位等。

  • 刑事政策的回應

過去數年間,世界各國對於性別暴力防治,致力於刑事政策、公共衛生與社會政策。其中,刑事政策的防治措施,包括:禁制對女性施暴的立(修)法、修改歧視女性的法律規定、制定具有性別意識的公共政策等,目前,較有效的國家策略是推動家庭暴力、性侵害和性騷擾等特別立法,來保護女性避免受暴。

美國是近期在刑法中將對婦女施暴特別立法的許多國家之一,《防暴法》(The Law on Prevention of Violence) 將「家庭暴力」定義為身體暴力、性侵害、精神暴力、經濟剝削、疏忽等,並設法保護被害者在家內的安全、確保她們的權利與合法利益。

更甚者,這些保護家暴被害人的立法,也增加了對加害人的警告、緊急情況的決策干預、保護措施等。除此之外,各國也成立特別單位,或對刑事司法人員進行教育訓練,希望藉此增加刑事司法的執行率(逮捕、偵查及審判定罪),助益女性的福祉(well-being)和安全,避免她們遭受二度傷害。 特別是,女性不只在家內的受暴風險較高,當她們在面對缺乏性別意識的刑事司法環境時,也感到相當孤單,渴望獲得適當援助。

因此,政策單位應當重視以女性為中心(women-centered)的性別敏感取向,而非將女性視為被保護的客體,或調查取證的當事人,俾利建立女性對刑事司法單位的信任、增進女性的受暴通報量,也讓加害人獲得應有的司法處遇。

blur-1842079_1920
Photo Credit: Pexels @ Public Domain
刑事政策以外的回應

在被害者部分,女性(婦女及女童)需要國家提供全面性的被害防治網絡,包括協調警政、司法、健康、社會服務等的有效服務。此外,女性也需要接受特定評估,判定她們是否需要離開一段受暴關係。評估項目常涉及對親密伴侶的經濟依賴等,如果逕將加害人逮捕或監禁,可能會因此剝奪婦女的生活支持來源,所以,國家需要提供庇護所、保護令、心理諮商和法律扶助等服務,來協助婦女遠離受虐的兩性關係。

這些機制需要多元網絡單位的投入,有的國家採取立法措施:訓練警察/檢察官/社工人員/家庭醫生等使用緊急限制令、提供免費的電話諮商服務、宣導防治家暴的公共意識;有的國家提供警察有關家暴敏感度的實務守則、關注家暴犯罪、組織公眾力量、拜會權威和立法當局等;有的國家則設立特別的助人中心,提供被害者諮商服務與法律扶助,藉此重建個人與家庭成員間的連結。

在加害者部分,國家級的家暴防治計畫,提供有關逮捕/制裁施暴者的教育訓練、協助機關單位能對施虐者進行輔導、建置系統性的統計數據;有關社會層面的宣導,則成立〝16 Days without Violence〞,號召群眾關注家庭暴力的防治議題。

值得注意的是,也有政府結合多個不同的公部門與民間組織的力量,成立Operational Team來指引該國的家暴防治方針與各種活動。

在初級預防層面,以巴哈馬為例,該國對中學生到小學生施以同儕虐待的教育策略……,目的在於幫助年輕人辨識佔有慾、忌妒、在親密關係中的控制行為,進而覺察到強迫性交、言語和情緒虐待、身體暴力等行為。同時,該國政府也結合社會服務與教育部門、社交俱樂部與民間單位,提供教師、諮商師、助人專線等多元的協助措施。

Depositphotos_4112046_m-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UNODC建議:殺害女性-性別暴力防治-婦女人權

從更廣泛的層面來看,為了讓女性能有避免恐懼、更自由的生活環境,CEDAW(Convention on the Elimination of All Forms of Discrimination against Women)及其國家報告準則,不只有相關性別暴力的防治規定,也含括普遍性的婦女人權規範。

CEDAW第35號一般性建議(更新第19號),再次重申應加強「性別暴力防治」在預防、保護、起訴和懲罰、補救、資料收集和監控等措施。 UNODC也建議,抵制性別暴力的有效犯罪預防與刑事政策,應該奠基於人權基礎,並進行風險管理,以增進女性被害者的人身安全,同時賦權(empowerment)她們。

這不只包括檢視法規政策的性別歧視規定,也應該對所有形式的女性受暴行為,進行禁制規範;協調刑事司法、社會、健康及其他部門單位等機制,藉此使政策制定者、檢察、審判等司法單位,獲得有關性別暴力的專業知能,以強化對加害人的逮捕、偵查和定罪。

以歐洲為例,諸如:英、德、法、芬蘭、瑞典、義大利、西班牙等國家,「殺害婦女」(femicide)不會在刑事司法系統特別區隔立法,相反地,政策趨向將焦點置於「對人權的嚴重侵犯」和「需要被關注的公共健康議題」。

此外,聯合國報告也指出,男性人口數佔全球的半數,因此,我們需要規劃讓男性能夠參與的性別暴力防治服務,透過文化形式的觀念變革,轉化兩性關係中的陽剛氣質與性別刻板印象,教導男性不可使用任何暴力或權控的方式對待女性,例如:增進女性人權、從男性的角度來設計方案、關注陽剛氣質對兩性關係的影響、轉化性別刻板印象、瞭解男人和男孩對性別的態度認知、對既有的性別角色進行省思、著重從個人到社會/社區層面的改變、讓男性成為性別暴力防治中的行動者(actors)、同時對男孩和女孩進行早期的教育介入,打破性別的負面影響,建立性別平等的正確觀念。

最後,大多數國家有關女性遭殺害的標準化數據,目前在質量上都未盡完全,以致無法監測女性的被害趨勢,並對問題進行評估。UNODC建議各國政府可以參考國際統計犯罪分類 (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Crime for Statisitical Purposes,簡稱ICCS),將各種犯罪類型的被害人與加害人,以性別特徵等進行分類,藉此增加數據分析的價值,繼而進行透徹而有深度的跨國比較分析。

螢幕快照_2019-01-08_上午11_34_43
Photo Credit: 法務部司法官學院(2017)圖四:台灣近10年婚姻/離婚/同居關係暴力被害人性別趨勢
結語:從聯合國報告看台灣現況

誠如UNODC的報告所指出,女性(無論是成年婦女或女童)容易因為她們的「性別」身分遭受殺害或各種暴力剝削,在非洲、美國都呈現同樣的問題現象,我們想要提問的是「為什麼女性容易受暴,甚至被殺害?」「如何減少女性(成年婦女或女童的受暴風險?)」。針對這些問題的解決策略,UNODC的報告分別從刑事政策、刑事政策以外等綜整各國的相關作為,繼而提出CEDAW婦女人權進行呼籲。

檢視台灣現況,尚未有如UNODC女性遭謀殺等較為完整,並得以銜接國際統計系統的數據資料。但如以家庭暴力犯罪來看,依據法務部司法官學院2017年的犯罪狀況及其分析,自2008年至2017年的家暴被害人,仍以女性為多數(圖四),並以2010年最高(49,163人),2017年計41,912人,較2016年減少2.4%、但較2008年增加7.6%。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男性被害人自2008年的3,604人增至2017年的7,815人,增加幅度116.84%。

台灣的家暴犯罪近10年呈現增長趨勢,被害人仍以女性為大宗(但男性被害人數增加幅度高),加害人則以男性為多,依據法務部統計,2008年至 2017 年家暴案件偵查終結人數,自2008年4,682人攀升至2017年9,911人,家暴加害人平均年增率為8.7%,男女比例約6:1(表1);但家暴案件執行裁判確定有罪者,以判處拘役占64.3%最多;其次為六月以下有期徒刑占27.0%,兩者合佔逾九成。

螢幕快照_2019-01-08_上午11_38_28
Photo Credit: 法務統計資訊網表一:地檢署偵辦家暴案件偵查終結人數(單位:人、%)

家庭暴力的產生是來自於加害人與被害人之間的權控關係,以拘役或短期刑去懲罰加害人,難以讓加害人改善其犯行,更可能增加被害人的人身風險。因此,國家應使家庭暴力相關罪刑,與違反保護令罪的效力更具有制裁性,並強化對於家暴加害人處遇計畫的認知教育。

UNODC《2018年全球女性兇殺報告》啟示我們省思性別、家內關係,使女性承受更重的被害風險–「家,女性最危險的生活場域」,警示政策制定者,關注家內的性別歧視、虐待、權控衝突等問題。

這並不是斷言「女性=被害人」或「男性=加害人(施暴者)」除了UNODC所建言的各項政策措施外,我們還可以從對「人」的尊重來思考問題,無論是女人或男人,如果我們能夠尊重自我/他者的主體性,學習辨別關係間的「心理界線」,面對己身的不安全感、警覺環境的風險性、意識到社經文化的既有影響(如男主外女主內、長子繼承家業等)……,我們也能更懂得如何保護自己、遠避危險情境。

最重要的是,家暴問題涉及家內「衝突」或「暴力」間的纏繞糾葛,無法僅靠司法系統的保護令、處遇或科罪量刑解決。因此,為達成家庭與親密關係的修復、妥善處理衝突情境,應打破「加害」與「被 害」的二元對立,經由對家暴通報案件的分類、分級,以家庭為中心,提供不同程度的實務方案,教導相對人與被害人學習處理衝突情境,並挹注相關的協助資源,如此才能有效防堵女性受暴、遭殺害等不幸發生。


Posted by c00450 at 13:18  迴響 (0)引用 (0)一般

引用URL

http://plog.hlps.tc.edu.tw/trackback.php?id=16644

回應文章

 

發表迴響

(必要)
authimage(請輸入阿拉伯數字)
   
 

Powered by LifeType. Design by colacc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