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05, 2020

【世界森林日】許我一片健康的森林

【世界森林日】許我一片健康的森林

作者: 綠色和平非洲辦公室森林專案主任西薇.傑克布.杜古(Sylvie Djacbou Deugoue)

2019至2020年全球各地發生森林大火,亞馬遜雨林、印尼雨林、澳洲叢林等大火災情仍歷歷在目,卻有人說起種植更多樹來「吸碳」。後天種植的人工森林,是否真能比拚過原始百年的天然森林?聯合國「一兆棵樹行動」是否真為解方?3月21日是世界森林日,同天生日的綠色和平非洲辦公室森林專案主任西薇.傑克布.杜古(Sylvie Djacbou Deugoue)現身說法保護森林,到底應該怎麼做?

每當我想到森林,總會想起在裡頭玩耍的時光。當時我們以小樹枝和苔蘚蓋成小屋,用竹子做成小車,在森林中迷路宛若上演一場真實的冒險。我們曾經把森林當作迷航天地,即使沒有指南針或全球定位系统GPS,依然可以辨別出方向。

本文作者西薇於2017年到喀麥隆的雨林郊遊。 © Jean-Pierre-Kepseu / Greenpeace

我的家庭來自喀麥隆(Cameroon)中部的一處林區,自小我就與森林為友了。我的生日是3月21日──國際森林日,所以總感到和森林之間,有股獨特的情誼。

我會和兄弟姊妹及好友到鄰近的森林,採集當季水果(灌木芒果、柳橙、檸檬),和祖母一起採摘傳統草藥,刮下樹皮來治療胃痛,尤其是在我們吃了多這麼水果之後。

在叢林裡又跳又玩,尋找食物和搭建的材料,這是小時候在喀麥隆我們最喜愛的時光。森林總能為我帶來療癒的時刻,每當悲傷或是需要反思時,我常走到樹下小憩。即使一個人,我也能欣賞樹枝間映照下來的陰影,聽著松鼠爬樹的窸窣聲,或鳥兒鳴唱、嘶嘶及尖銳的高聲顫音,對我來說莫過是寧靜的療癒。

西薇於2017年到喀麥隆森林,與當地小孩開心合影。 © Jean-Pierre-Kepseu / Greenpeace

生活在過往是如此簡單純樸,我們有一處彼此相連的天地。空氣純淨新鮮,過去的我們不像現在有這麼多已知的疾病,森林中靜謐的環境,恰好反映出我們社區的團結,當時幾乎沒有任何土地的衝突,即使發生了,一杯新釀的棕櫚酒就能和平解決。

但我如今看到為開發大規模農牧業土地,種植作物、橡膠、棕櫚油或其他單一作物,進而破壞森林帶來的後果:季節迅速地由冷轉變為熱,孩童因載著木材的卡車超速而被撞死,自然界的珍寶因少數人的利益,遭到竄取掠奪。

曾經潮濕的熱帶森林如今在大量砍伐之後,徒留乾枯林地,往日繁盛的森林生命力,現在成為一一被轉述的故事,當地社區人民流離失所,野生動物倉皇逃生。

一名非洲型侏儒女孩站在熱帶雨林一棵蒼天大樹間。當地居民依賴森林提供食物、乾淨水源及醫療草藥,但大型企業伐林為他們生活帶來極大衝擊。 © Jan-Joseph Stok / Greenpeace

今天,當我走進森林,如我過去以往的每個生日,總想起兒時場景。為什麼他們要砍伐這麼多森林?這對住在裡面的人們有何益處?

無獨有偶,世界到處都可見以「發展」為名來砍伐森林的承諾,但這從未替當地人帶來任何益處,只有少數國外企業及熟稔門道的相關者獲利發財。這些人知道氣候危機嗎?砍伐森林的人何曾體會過我小時候的森林生活呢?

這麼多年來,從原住民及當地社區等森林的自然守護者身上,我們學到了什麼?這些豐富的知識正面臨流失中,正如我曾眼見原住民被迫逐出原有的家園?在氣候及生物多樣性的辯論中,又曾聽過他們的想法嗎?

剛果伊圖里熱帶雨林(Ituri Rainforest)辛苦工作的孩童,要搬運沉重的木板。 © Jan-Joseph Stok / Greenpeace

加入綠色和平非洲辦公室與森林一起奮戰的六年中,給了我一個機會去捍衛我的森林,以及保衛當地住民的權益。和當地社區一起工作──學習如何從他們的眼中去看森林,聽到他們對森林因「開發」而遭砍伐的吶喊──我更感受到與他們並肩作戰的使命。

在喀麥隆這裡,許多替代自然森林的種植園,事實上都是單一作物,而並非每人都熟悉種植單一樹種及一片自然森林的差別,即使一些政府也不例外。以栽培單一樹種來取代天然的森林,不僅會造成當地居民社區及瀕危物種的威脅,大量儲存在土地的碳也將會釋放出來

碳大多儲存在上百年樹木厚實的樹幹及深埋的樹根中。種植新的樹來取代古老的森林,並非解方,這是石油及天然氣企業高級管理層級為他們良知「漂綠」(greenwash)的方式,藉由宣布種植一兆棵樹的人造林,能抵銷天然採礦產業釋放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本身就很有問題。當這些企業一方面種樹,另一方面卻繼續從地底鑽油,就如在一隻截肢的手臂上貼OK繃,無濟於事

為開發大規模農牧業土地,種植如棕櫚油的單一作物,喀麥隆森林遭到破壞。圖為生產棕櫚油的油棕樹種植園。 © Jan-Joseph Stok / Greenpeace

只有天然的森林可以孕育出豐富的生物多樣性,以及如今快速失去的藥用植物。只有天然的森林可以作為原住民及當地森林社區的家園,真正的解決方法需要用到他們在管理森林上獨特的角色,賦予他們原有土地的權利。把森林還給他們,確保他們在各層級的政策上能參與。

西薇躲在已樹葉及樹枝搭建的小屋,回味兒時歡樂歲月。 © Jean-Pierre-Kepseu / Greenpeace

同時看著我土地上大規模的森林破壞,明白這危及整個星球,並過著我的生日,這些年來已日漸難受。這次,藉著世界森林日這天,我對同樣喜愛造訪森林的您呼喊,與以森林為家的原住民及當地居民共同發聲,讓這份力量傳遞到更多人身上,這就是我生日當天的最佳禮物,因這將為我帶來微笑,以及為千千萬萬人帶來笑容。


Posted by c00450 at 14:13  迴響 (0)引用 (0)一般

引用URL

http://plog.hlps.tc.edu.tw/trackback.php?id=16818

回應文章

 

發表迴響

(必要)
authimage(請輸入阿拉伯數字)
   
 

Powered by LifeType. Design by colacc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