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03, 2019

108.06.22-23昆蟲營月聚~杉林溪

今年昆蟲營的規劃地點是杉林溪,雖然最後因人數不足而取消,但我們還是依照原定的期程,安排杉林溪的探勘作為增能研習。早上遇到的車輛大多轉入溪頭,還以為杉林溪沒什麼人,結果進入之後發現~是我們來太晚了!裡面已經停滿了大小車,看到盛開的繡球花後豁然開朗,原來這是個賞花的季節,我們得停到自然教育中心的停車場,恰好那也是我們住宿的地點。
IMG_0165

還在集合的時候,看見一隻蝴蝶飄落在遠方的草地上,追了上去,發現是隻沒拍過的蝴蝶(白尾黑蔭蝶),當場趴下向牠致敬,這是個好的開始!
IMG_7763IMG_7751IMG_7754IMG_7757IMG_7764IMG_7835


出發的第一站是水池,這裡是蜻蛉目的天下,熱鬧極了!青紋絲蟌、昧影細蟌在追逐、連結、交尾、產卵;黃基蜻蜓羽化掛在植物或枝條上晾翅;烏帶晏蜓的腹部不停在水面的睡蓮葉片游移,更在水下的細莖上尋找適合產卵的地方。烏帶晏蜓的產卵方式很特別,仔細觀察會發現在腹部產卵器的前方有一根細細彎彎的鉤狀物,晏蜓媽媽會先用這個器官在植物上挖洞,然後再將產卵器前移至這個洞口,再將卵產入洞中,在她產卵的過程中可以細細觀察這個動作。
IMG_7767IMG_7783IMG_7786IMG_7810IMG_7879IMG_7778IMG_7819IMG_7848


有水就有蛙,這裡當然也是蛙類的天堂:睡蓮葉片上有拉都希氏赤蛙和盤古蟾蜍趴著休息;不時傳來人蔘味的青芋上,趴著一隻布氏樹蛙;草叢裡則傳來陣陣低沉地嘎啦嘎啦的黑蒙西氏小雨蛙的叫聲,而水面上就有一群群黑蒙的蝌蚪,那漏斗狀的嘴和銀白的身體十分好認。
盤古蟾蜍http://plog.hlps.tc.edu.tw/post/18/12198
黑蒙西氏小雨蛙http://plog.hlps.tc.edu.tw/post/18/15972 

IMG_7789IMG_7825IMG_8595IMG_7799

 

沿路樹上有許多地衣,生物學家簡略地將地衣分成殼狀地衣﹑葉狀地衣以及莖狀地衣三種生長類型。地衣是由許多的真菌(又稱共生菌)和藻類(又稱共生藻)共同維繫著生理機能的平衡,並且共同組成複合的生命體。地衣的共生菌不能夠單獨存活,一旦找不到共生藻一起生活,這些共生菌就會在極短的時間內死亡。除了三種型態的地衣,還在一旁發現了石蕊地衣,它們是莖狀地衣的一群,它的名字表示它和實驗時測試酸鹼值的石蕊試紙有關,原來石蕊試紙的主要成分就是從石蕊地衣類中萃取提煉而成的。
IMG_7896IMG_7897

 

我的大腦對於植物幾乎沒有容量,所以就依照自己的節奏慢慢前進找蟲。林間較為陰暗,這裡的蜜源植物不多,昆蟲相除了蟬、蝴蝶和少數鞘翅目之外,多數是小型個體,比較有感情的大概就屬阿里山紋翅暮蟬。為了這隻曾特地到阿里山,跟著陳振祥老師在雨中尋找,牠停棲的位置並不高,但是因為保護色好,所以不容易發現,不知是哪位視力超強的夥伴找到牠(好像是小英),後來沿路又找到幾隻,每一隻都在大約一人的高度內,這是否是牠的特性要再確認。
IMG_7911IMG_7984IMG_8012IMG_7979IMG_8100IMG_7929IMG_8034IMG_8037IMG_8042

 

下午往瀑布方向走,有一條叉路往神木,走上去,在欄杆的繩索上發現了一隻金龜子,起初並不太吸引我,但是當陽光射下,才驚覺牠是昏暗林間的一顆綠寶石,一隻令我眼睛一亮的金龜子(豔邊花金龜),那種綠還真是艷麗啊!
IMG_8095IMG_8066IMG_8074IMG_8108IMG_8120IMG_8364IMG_8373IMG_8386

 

抵達瀑布,享受水花飛濺與自然美景,在池畔坐了下來,欣賞遠方溪流間來回穿梭鉛色水鶇,突然間雄鳥從石頭上一躍而起,衝向遠方,又迅速地回到原地,嘴裡已經叼著一隻黃黃有翅的昆蟲,本以為是剛羽化的蜻蜓,但是時間好像不太對,將照片放大一看,原來是蜉蝣!除了視力好之外,飛行的技術也十分卓越,幾乎只要一衝出去,絕不空手而歸。有一次衝出去之後,順著牠的飛行路線,發現一隻蟬驚恐地逃竄,但是抵抗的時間並沒有太久,短暫的空中盤旋,落地後嘴裡叼著一隻蟬,雄鳥用力的將蟬率在地面(後來才知道苦主是阿里山紋翅暮蟬),然後跳過去啄了幾下,一片翅膀掉落下來,再叼起來摔一次,覺得蟬應該已經摔暈了吧,牠再從容的將另一邊的翅膀啄下來,而後叼著蟬的身體飛到遠方慢慢地啄。發細鉛色水鶇並不吃牠,而是帶了一些肉回到我坐的附近,吊橋的下方基座裡有一個巢,親鳥努力抓蟲子來回餵食小寶寶。

在這裡坐了將近一個小時,鉛色水鶇、藪鳥和紫嘯鶇陸續來報到,這裡拍鳥還真容易。
IMG_8236IMG_8252IMG_8311IMG_8336IMG_8750IMG_8751

 

晚上夜觀,由於忘了戴頭燈,所以找蟲不便,只能仰賴其他夥伴的搜尋,先是一隻黃色獅子頭的蛾寶寶,後來一隻羽化的姬春蟬讓我們幾個停留了許久,從牠身體向後躺,一直等待到牠拉出身體、翅膀逐漸伸展,我們才滿足的往回走。水池方向傳來莫氏樹蛙火雞般的叫聲,走近池子發現幾位夥伴尚在夜觀中,池畔旁有黃基蜻蜓羽化,池子中間的樹枝上有一隻晏蜓正在羽化,猜想牠可能是早上看到的「烏帶晏蜓」,有遊客也跟著我們一起陪伴晏蜓羽化,一起找莫氏,一起享受夜觀帶來的驚喜。
莫氏樹蛙http://plog.hlps.tc.edu.tw/post/18/12155 

IMG_8486IMG_8487IMG_8519IMG_8564IMG_8628IMG_8525IMG_8584IMG_8592IMG_8391IMG_8396IMG_8402IMG_8412IMG_8433IMG_8434IMG_8448IMG_8579

 

隔天一早直衝水池,想去拍晏蜓定色後的模樣,走近水池發現昨天牠羽化的那根樹枝已改變位置,被插在靠近平台的水邊,平台上有濕的鞋印,猜可能是被人抓走了!哎呀~有點失望。仔細觀察,池中所有的樹枝都是刻意插上去的,不知是園區有人在研究所設置的,還是有專業的抓蟲者,希望不是後者!
再衝到昨晚夜觀的地方找那隻羽化的蟬,因為定色後的紋路比較容易比對圖鑑,結果還是撲空,牠飛走了~後來在網路社團詢問蟬種,只能確認是姬春蟬屬,至於哪一種則無解。

離開住宿處之前,士敦在排水管中發現了一隻漂亮的小蛇~台灣赤煉蛇,聽名字就知道毒性強,以青蛙和蟾蜍為食,面對六大毒蛇以外的毒蛇我們都該特別當心,因為少見,所以不一定有血清,其實在進行戶外觀察時,再怎麼注意都不嫌多!
IMG_8713IMG_8636IMG_8728

 

走另一條步道,慢遊、漫遊,這種不一定要走到哪裡,也沒預期會看到什麼的散步還蠻舒服的。感謝執行官的規劃與夥伴們的陪伴,度過了一個愉快的假期,好久沒這麼認真找蟲了。
IMG_8607IMG_8653IMG_8756IMG_8772IMG_8788IMG_8851IMG_8872IMG_8817IMG_8769IMG_8777IMG_8834IMG_8864


引用URL

http://plog.hlps.tc.edu.tw/trackback.php?id=16432

回應文章

 
發表迴響
 authimage
 

Powered by LifeType. Design by colacc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