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月 17, 2020

109.01.16讓標本不只是收藏

108.12月上旬收到在華盛頓中學服務的朋友傳來訊息,談到學校有一間小型博物館,標本所有人已離校但裡面有許多昆蟲標本未帶走,有些完整的已經讓科博館接收,最近學校在整理倉庫,剩下的標本如果沒人想要,將全部丟棄。

他覺得丟棄可惜,問我想不想要?

詢問:大概有幾箱?

約20多箱。

心想:20多箱,我應該有時間可以整理。
1071115-018

我的想法是:

1. 每一件標本都有其價值,整理後應該能讓它們繼續發揮作用,丟棄太可惜了。

2. 整理下來的標本箱,也可以繼續使用。

約了12/11,特地請假去載標本,到了才發現爆量。不管了,通通上車再說!

搬的時候粗略看一下標本狀況,倉庫裡的大多發霉了,教室裡的狀況比較好,回到家,清算了一下,總共48箱,是龐大的數量,覺得如果最後能有1/3以上的好標本最算賺到了。給自己一個月的期限來整理這些標本,希望在1/11前能完成。

利用接下來的夜晚和假日展開我的標本人生,我從鞘翅目、半翅目的蟬以及有標本籤的標本先整理起。將標本盒和標本箱清理好、擦乾淨,再將完整的標本重新整理、歸位,補充樟腦粉後以紙膠帶封箱。這陣子家裡的客廳瀰漫著樟腦的味道,我想小蟑螂們應該很困擾吧~~~

無法整理的標本大都是鱗翅目的蛾類和直翅目的螻蛄,特別是螻蛄,數量多且嚴重發霉、毀損,最後只能丟棄。同時也想著兩個問題:

1.標本所有者到底是去哪裡抓這麼多的螻蛄?令我百思不解。

2.同類的標本為何採集那麼多(幾百隻)?

在開始接觸製作標本時也經歷了內心的掙扎「我憑什麼決定一隻昆蟲的生死?」,也曾經歷過瘋狂練習展足展翅的技巧,要求快速、確實,到後來幾乎不抓活體製作了,撿到屍體能做就做,因為確認自己的目的只是作為教學的輔助教材,而不是研究,所以標本完不完整好像就沒那麼重要了。遇到需要採集,也會要求自己盡量少量,而非滅種似的一網打盡。

1/5終於完工,總共整理了28箱完整的標本,比預期好太多了!思考著後續要可以怎麼讓它們展現價值。

今天接到國興來電,下學期要教昆蟲,希望能夠借一些不同類型的標本展示。哈哈,能讓這些標本派上用場就是當初接下這個任務的本意,整理了2箱,準備提供給同學進行教學使用。

這通電話讓我高興了許久~~~

1071115-0161071115-021整理時的亂象
1071115-010
1071115-0011071115-0041071115-0051071115-0071071115-0091071115-0111071115-0121071115-0131071115-0151071115-0171071115-0221071115-0231071115-0241071115-0251071115-0261071115-0271071115-028


引用URL

http://plog.hlps.tc.edu.tw/trackback.php?id=16698

回應文章

 
發表迴響
 authimage
 

Powered by LifeType. Design by colacc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