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月 26, 2006

無奈

星期一,一大早準備前往霧峰參加攝影研習,就在快上國道三號交流道前,對向來車突然撞了上來,駕駛座旁的後照鏡當場消失,靠邊停下來一看,,整個車門出現了嚴重的刮痕,對方也坦承是因為閃避一名腳踏車騎士而越過中線,心想:怎麼這麼倒楣?這三天的研習泡湯了?除了聯絡海哥說明情況,也趕緊聯絡明芳,畢竟,他對處理這類的事故較有經驗,而他也很快的趕到了。

 

 

聯絡警察,但是過了好久都還不見蹤影,我們就在寒風中傻傻的等,好不容易處理完回到學校,心情已是十分低落,又接到風雨操場第一期變更的保留案出現問題可能無法保留那多出的三十幾萬,心情更是跌落谷底!不斷的打電話問人,有這種經驗的人並不多,有的說只要附上建築師的變更設計預算書即可,有的說必須做一份變更後的合約書,有的說必須做議價的紀錄,有的說必須建築師和廠商各做一份新的合約書,問到後來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了,因為每種答案皆不盡相同。這就是總務煩人的地方!特別是對新手來說,不是我想做好就能做好的!正在煩心時,湯主任解救了我,她建議我問以前的主計孔小姐,她在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應該會有比較多的變更設計經驗。果然問對人了!她說我只要在預算書上補一張合約書封面讓廠商蓋章,即可代表廠商接受該合約,趕緊弄好趕到廠商處蓋章並請小姐在星期二拿去縣府。

 

 

星期二上午一直很擔心合約是否過關,如果沒有,那我去哪裡生出三十幾萬給廠商?壓力真大!一直到午餐飯後才聯絡道湯主任,還好是『好消息』過關了!心情頓時輕鬆起來。

 

 

三點多,娟向我說:「冠億」要捐兩萬塊給國樂團。這對經費拮据的國樂團來說事件大事,立刻到公司拜訪,閒談間我向總經理夫人表示雖然學校位在工業區裡,但是資源並不見得比別人多,很多廠商對學校並不關心。

 

她當場表示:學校和廠商根本沒有互動,如何能獲得人家的經費補助?學校、校長對這些家長委員也很冷漠,根本沒有來拜訪,沒有經營地方人脈,資源當然少!

 

聽完之後,心中的那種無奈、那種不爽油然而生!而且越來越強烈!

 

現在的華龍就是關在門內搞,對於校門外的是世界幾乎沒有聯繫的管道。去年接家長會的幹事,接觸到一些委員,給我最大的觀念改變是:經營學校就像經營企業一樣,上至校長,下至老師工友都必須摒棄閉門造車的傳統習性,瞭解家長的需求和聲音。但是從義工事件開始,陸陸續續不斷產生的新問題,原本支持學校的助力漸漸的都退開了,甚至轉變為阻力,難得蔡會長如此用心,如此支持學校,到如今…..學校內部的氣氛也是一樣,校長與行政人員之間存在的隔閡好像短時間也很難化解,所以我很想知道校長到底想將華龍帶到怎樣的境地?

 

 

今天下午國樂團寒訓成果發表,雖然家長來的不多,但是有人問:為什麼校長沒有來?校長好像對國樂團不怎麼關心?我語塞無法回答!

 

 

帶球隊也好幾年了,每天訓練,寒暑假其他同仁在休息時,我們還是頂著烈日或寒風,以前的想法很單純,只是覺得透過打球這條路可以讓一些成績也許不是很好的學生多一條升學的路,保送師大、師院以後出來當個老師,雖不富裕但生活穩定,但現在我們已經不敢再鼓勵學生走這條路,師資過剩的問題也改變了我們球隊的經營方式。有老師認為學校投入太多資源在手球隊和國樂團,我想真正投入最多的是教練的時間和精神。如果把現有的國樂和手球這兩項特色拿掉,不知道華龍還要花多久時間才能再創出其他的特色?

 

 

我的觀念是很老舊的,我還是認為當一個老師就該盡最大的努力來教育學生,就該為教育而犧牲奉獻,就該以熱情感染別人,就該以身作則、、、、、、看不慣話說得很動聽卻不落實的處事態度。也因此一直認為自己缺乏處事圓融的特質,不適合也沒興趣走行政的路,許個新年新希望:回去帶班啦!

 


引用URL

http://plog.hlps.tc.edu.tw/trackback.php?id=508

回應文章

 
發表迴響
 authimage
 

Powered by LifeType. Design by colacc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