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02, 2011

網路好文章~他的故事,值得台灣教界深思……

 

他的故事,值得台灣教界深思……

    奇宏早產缺氧,偏偏醫院的氧氣筒故障,出生時沒哭,媽媽以為死胎。直到四個月大時,剛由國外學成歸國的前衛生署長診斷,才知已成為腦性麻痺患者。為此媽媽特地讓奇宏晚一年上學,和小他一歲的妹妹同班,以便照顧他。

    
當奇宏要入小學時,媽媽告訴他,如果有小朋友罵他「白癡」或「神經病」,那不是你的錯,因此,第一次在學校被罵,奇宏回家立刻對媽媽說,今天有人罵我,我不生氣。

    
以後在學校的情形,依然如故。

    
直到奇宏上國中一年級了,有一天放學回來,媽媽看到他被欺負的身體多處瘀傷,長期的自我建設崩潰了。媽媽聽人家說,像奇宏這樣的孩子,外國比較會接納,而且還有特殊教育等,但不知道那個國家最好,手上並沒有資訊。十四歲的奇宏和弟弟妹妹,就這樣被媽媽帶到人生地不熟的南非,在流浪到第四個城--開普敦時,終於打聽到專門給腦性麻痺小孩上的Vista Nova School,從小學、初中到高中畢業。

    
但當時還在種族隔離,該校師生一律純白,怎會收留外國孩子呢?媽媽帶著奇宏向學校請求,校方要奇宏的健康檢查、智力測驗、推薦信,並經家長會通過後,試讀一星期,家長會再開會決定是否接受奇宏入學。

    
智力測驗的題目是英文,才會ABC的奇宏不會,校方主動聘請我駐南非的人員來翻譯。  通過後,學校考慮到 奇宏的英語能力,為免學習挫折,特地給他降讀小學六年級。

    
全校共有八百個學生,每班約八個人

   
視神經受到傷害,弱六百度的奇宏,運動神經也受傷,他的手不能寫小字, 校方特地為他向各方爭取經費,買了一台手提電腦專供奇宏使用。奇宏覺得南非這個國家很浪費,竟然把昂貴的手提電腦給他當打字機,媽媽一聽,索性為他請了電腦家教,從初階到高階。

    有次處理電腦的老師搞不來,奇宏告訴老師,只要這個程式加那個程式就可以了,老師一試,果然如此,驚為天人,以後高中部電腦當機或有病毒,都送小學部給奇宏解決,家長們也都把家裡的電腦,請奇宏幫忙。

    
在南非上學才半年,奇宏就狂愛英文古典詩,劇本,文法雖錯,還是一直寫,老師就一直改,讓他進步很快,有一次,老師以為他抄襲,就要他寫一篇更長的詩,校長甚至對他說:「你再寫幾篇比這三篇更長的詩,我把它裝成冊給全校看。」 
校長拿到他的新作品時,說:「你是一顆閃亮的星。」
奇宏成為全校的風雲人物。

    
每年都得獎的奇宏,高中是第一名畢業獎,也得全校英文最好的獎。畢業典禮時,全校的家長起立為奇宏鼓掌。優異的成績,讓奇宏申請到南非最好的開普敦大學,大學的同學也把他當寶貝,大三畢業時,奇宏順利的讀碩士先修班。(南非的大學三年畢業,總分七十分以上,才可上大四,等於碩士先修班,南非大學系統不易轉系。)

    
回顧在台灣上小學時,奇宏都是全班倒數第二名, 常被老師打,當他很難過時,媽媽就說:「沒關係,媽媽以前都讀最後一名」來安慰奇宏。

    
上體育課時,台灣的老師要他留在教室,南非的同學卻集體拉他一起上體育,同學都是死忠兼換帖,感情好得不得了,校方還為不笑的奇宏召開家長會,由七、八個老師對媽媽一人,診斷出奇宏太想念在台灣的爸爸關係。

    
如果不是媽媽勇於闖蕩,奇宏認為今天他可能只能在街頭賣公益彩券,而不是開普敦大學受景仰受寵的英文詩人學生,他說「媽媽真的好偉大。」
 


    
註:不是「教育」出問題,是「社會」出問題。


引用URL

http://plog.hlps.tc.edu.tw/trackback.php?id=7024

回應文章

 
發表迴響
 authimage
 

Powered by LifeType. Design by colaccl.com